<acronym id="c24qc"><center id="c24qc"></center></acronym>

《上財商學評論》(籌)|【對話】藝術與銅臭的對撞與擁抱

上海財經大學商學院 2020-12-16 瀏覽量: 1030

在企業現代化進程中,制度與思想是現代企業發展之根,我們看到“海派”文化現象中的思想萌芽?!渡县斏虒W評論》(籌) 是于1932年11月上國商創辦《商兌》的傳承,以刊為媒賦能商學教育。

采訪背景

《上財商學評論》(籌) 以“百年商學”為創刊主題,特約SUFER大咖與朋友圈名家進行跨界對話。用思想頻譜的對接探索商學教育下一個百年。

本期采訪時間:2020年8月下旬。

本期嘉賓

劉曉春 上海財經大學校董、上海新金融研究院(SFI)副院長

瞿廣慈中國當代著名雕塑家,“稀奇”品牌創始人

【對話】藝術與銅臭的對撞與擁抱

年輕人占據了所有的燈光

劉曉春:怎么看今天的年輕人?

瞿廣慈:我更關注的是年輕人怎么看我們。任何時代都是青春崇拜的時代。但我們那個年代的青春崇拜帶有懷舊性質。今天沒有懷舊,只有青春。我們那個時代,貧富分化尚未開始,大家對消費、市場沒有概念。而今天的90后,父母60年代生人,是最早富起來的,真正的紅利獲得者。這些小孩從生出來對財富這件事就沒有過危機感。一大批長大后去海外讀書,不管是為鍍金,還是真的接受好的教育,他們是見過世面了。中國發展的這幾十年,城市在更迭,故鄉在消失。老人們逐步退場,從這個世界抽離了。今天的年輕人占據了所有的燈光。

整個美術史就是一個甲方史

劉曉春:藝術家如何看待金融?

瞿廣慈:藝術和金融有巨大關系。藝術永遠被金主養著。整個美術史是個甲方史。沒有好的甲方就沒有好的藝術。美第奇家族就是全世界最牛的甲方。從歐洲和美國的藝術,也很容易看出old money和new money覆蓋下的藝術的差別。

劉曉春:我們通常理解的藝術家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實際上藝術家是考慮市場的。藝術家總是在特立獨行與市場的喜好之間權衡取舍。像中國明清的吳門畫派、揚州八怪,也是面對市場的。不是皇家畫院出身,能夠生存下來,成為藝術史主流,也倚仗甲方認可。

瞿廣慈:現當代藝術尤其如此。自古以來,藝術家從未享受過今天這樣的盛名,盛名背后不乏金錢的推動。自杜尚開始,觀念是值錢的,當收藏家像投資一個產品一樣去投資觀念,藝術收藏開始具有賭博性。當金主決意捧紅一個藝術家,就建立一個新的美術館,讓他成為美術史的一部分。然后通過大財團的運作傳遞信息。表面上公眾看到的是輿論,對新觀念的解釋,而實際上是新的甲方、新的觀念共同作用的結果。這一整件事不需要大腦思維,彼此都明白在做什么事,似乎是一場集體無意識。但背后一定有巨大的思維動能。再比較歐美和新興國家的藝術,也可以看到背后思想動能的不一樣。

今天的中國人少了一點“無用”

瞿廣慈:從前的人是相對純粹的。比如我們學雕塑,祖師爺是法國人,或者經由前蘇聯或者經由日本傳過來。我們學習的技法是很傳統的。對雕塑來說,永恒是最大的形式化語言。一個動作,我們捕捉的是最具永恒性的狀態。人體的重心、胯骨關系、胸腔、仰頭的角度,呼吸的感覺,始終追求永恒。究其原因,我們這一代人背負了各種時代的包袱:理想、責任。也因為這些包袱所以走得更遠一點?,F在的年輕人不關注永恒。世界更平了。他們沒有那么多意識包袱。不關注永恒,難說好與不好。但總的來說,我感覺一直缺了點什么。

劉曉春:缺什么?瞿廣慈:一些無用的東西。對比我們的鄰國日本。日本人一直在做一件事:要成為一個全世界的人。無論是服裝、建筑、藝術、設計,都能聽到他們的聲音。而中國人總體來說太過實用主義:在搬運的過程中同時失去了很多。劉曉春:導致這種差異的原因可能是什么?

瞿廣慈:我想過這個問題,可能跟日本人對時間的思考,對生死的態度有關。日本人推崇死亡美學,以死亡之終點不斷回溯,他們總能夠找到自己精神最初的堡壘。你看在日本,從最魔幻的城市到最靜美的鄉村,只需要半小時車程。即便在如此繁華的城市里,街區的相處也保持著原汁原味的生態,彼此認同傳統的禮儀和標準?;氐剿囆g與金融的話題。日本的金融機構和財團很早就意識到對傳統的保護。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他們的責任心已從日本擴展到整個東亞,錄制中國的民間音樂,研究中國早期的傳統材料等等。今天,中國的世界500強公司已經超過了美國,不知道是否有人在做這些事情。這也正是我說的集體無意識。同樣是集體無意識,中國和別的族群也有差別。

劉曉春:這也許涉及如何看待“傳統”的話題。如果我們把傳統看成不變的東西,強調所謂“正宗”。其實并沒有正宗。哪怕佛教也是不斷融合發展而來。從藏傳佛教到漢地佛教到日本發揚光大的禪宗,哪一宗門算是正宗?我認為,原樣保存的傳統,只能是博物館的死的東西,是沒有生命力的。但我認同你所說金錢與藝術的互動。藝術也要面向市場,朝著市場的方向走;但作為甲方,賺錢的方向可以看得更遠。

數據是最重要的衡量標準

劉曉春:如何看待銀行?

瞿廣慈:我已經很久沒去過銀行了。最近有機會去了一趟。兩個觀感:第一人特別少;第二銀行的業務幾乎不在線下了。我認為銀行最大的財富是信息。它可以跟蹤所有的消費行為,以此形成非常精確的用戶畫像。這些數據是最值錢的,其背后蘊含的人類行為方式、審美、價值觀,大有用場。

劉曉春:對,數據跟蹤的是貨幣流通的線路。但這些海量數據還未經分析,而且不是所有銀行都有權查看的。您的“稀奇”品牌做了10年,藝術市場化的過程有什么體會?經營中有沒有碰到什么困難?

瞿廣慈:最大的困難是管理。做一個這樣小的企業都難敵自戀。比如有些產品我不喜歡,年輕同事喜歡,而且的確受市場歡迎。我努力去想為什么。這挺扭曲的。有時不得不接受新的材料新的表達形式。創作也是巨大的困難。但如前所說,這是社會發展中面臨的一個共同命題。

劉曉春:有沒有想過IPO或者融資?

瞿廣慈:IPO沒想過。為股民打工太痛苦了。投資有好處,資本進來會倒逼你更大膽地做事;但是沒想好怎么花錢(產品系列、團隊建設都規劃好)的時候,融資要謹慎。曾經有融資的機會,估值比科技股都高,但最后關頭被我叫停。如果我當時拿了這筆錢,可能雄心更大,把事情做得更狠!但這與人的性格有關。做雕塑的人過于實在,喜歡的買主,賠錢也做。

劉曉春:您現在把自己的藝術品商品化,到底是要流量,照顧長尾市場,還是保持品牌的高度?你看帕克筆,從高端到做量,品牌一旦走下來就再也回不去了。

瞿廣慈:這關乎如何取舍。我們有一個重要的衡量標準,就是數據。從用戶的購買數據上分析,哪些新的行為方式開始出現,哪些元素是用戶喜愛的,用戶的偏好決定了我們的產品開發的方向。但有一點,我們的眼睛始終在全世界。不止考慮中國市場,還考慮國際市場。我們的產品氣質和品牌形象的運營,著眼于國際聲譽。

兩個外地上海人對上海的認知

劉曉春:我們兩個上海人,事業都不在上海。今天坐在這里,樓下是曾經的遠東第一跑馬場。為什么跑到北京而不是在上海發展你的品牌?

瞿廣慈:有國外媒體對幾個國際大都市外來人口做過統計。排名第一的紐約外來人口占37%, 倫敦第二36%,而上海只有百分之零點幾。這個城市還不足以吸引最尖端的藝術家。中國最好的美術學院很多人畢業來到上海,但不久就無聲無息了。為什么?他們被上海的審美同化了,無法發出奇怪的聲音,不敢有更高的分貝,不愿意挑戰主流。藝術這件事不求認同,就是要發出不同的聲音。這和我離開藝術圈去做品牌,原因相似。很多人問我“你是商人還是藝術家”?我說“我就當一個人吧”。當代藝術的發展使得藝術被過度關注。全世界發現藝術有利可圖,無形中把藝術變成了一張股票。大家都在里面狂歡。我選擇做個商人,至少有點民主的意味。請用戶用錢投票。劉曉春:我和你有同樣的觀察。上海的城市管理是中國最好的,但是在經濟和文化領域,政府管理太細了。從市政府的層面看問題和從國際中心的角度看問題,看到的層次是不一樣的。瞿廣慈:對。金融伴隨的是文化藝術。上海作為中國權重最高的經濟體,應該對文化和藝術有所支持。甲方的高度成全了藝術的高度。劉曉春:理論家喜歡把藝術抽離人間。其實藝術和銅臭沒有矛盾。只是銅臭有可能拉低也可能烘托藝術的立意。藝術的立意,決定了藝術的價值和檔次。

上財商學評論(籌):全球首個“海派商學”研究與實踐平臺,致力于打造“海派商學”第一刊。

編輯:顏回

(本文轉載自上海財經大學商學院 ,如有侵權請電話聯系13331155713)

*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MBAChina立場。采編部郵箱:news@mbachina.com,歡迎交流與合作。

  • +1

  • +1

    收藏

備考交流

2021年管理類聯考備考: 1044580930

2021年MBA備考提前面試群: 601686826

2021年EMBA備考咨詢群: 1025664027

2021年MEM備考群: 1040853341

2021MPAcc備考群: 1049105911

2020復試調劑群: 855978402

2021MPA備考交流群: 1056841895

2021MTA備考交流群: 749865443

相關推薦

五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