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c24qc"><center id="c24qc"></center></acronym>

北大羅煒:格力究竟會引入什么樣的投資者?| 教授觀點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 2019-04-23 瀏覽量: 2688

MBA中國網訊】從4月8日發布公告至今,千億市值明星企業——格力電器股權轉讓事宜依然懸而未決,引發外界無限猜想。

● 股權轉讓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 格力究竟需要什么樣的“買家”?誰可能成為接盤者?

● 股權變更對格力公司經營和管理會產生哪些影響?

針對上述問題,北大光華管理學院會計學副教授羅煒進行了相關分析。他表示,從買家的性質來看,格力電器或許不會期待“主動型”投資者。選擇那些“防御型”的戰略投資者,或是財務投資者,更能保證管理層的穩定。

4月8日傍晚,格力電器發布公告稱:格力集團擬通過公開征集受讓方的方式協議轉讓格力集團持有的格力電器總股本15%的股票。據市場測算,15%的股權轉讓價值超過400億元。

從成立至今,格力集團就一直是格力電器的控股股東。格力集團有限公司為珠海國資委百分之百控股。截止目前,珠海格力電器的十大股東有——占股18.22%的珠海格力集團、占股8.91%的河北京海投資擔保有限公司、占股7.86%的香港中央結算有限公司,以及前海人壽、中國人壽、高瓴資本等,董明珠個人也位于十大股東之中,占股0.74%。

問:為何格力集團要 “拋售”優質股?

羅煒:格力集團轉讓的原因我不做猜測,它背后一定是珠海市國資委的一些想法。據媒體報道,珠海市國資委表示,這有利于格力集團深化改革,有利于激發格力電器發展活力。推進格力股權轉讓可引進有效的戰略資源,促進格力電器的高質量發展。

其實自2006年起,格力集團就開始不斷降低對格力電器的持股比例,從最初的50.28%絕對控股降至目前的18.22%。這次的出讓也被寄望為“混改新標桿”。為什么說它有望成為標桿?

我先來談談我們混改的現狀。混合所有制改革已提及多年,但它始終面臨一個困局。運營比較好的國有企業,從國資委的角度來講,它退出的意愿其實偏低的。但是對于那些運營效率偏低的國有企業,非國有的資本或其他企業參與的積極性偏低。這就造成一種情況:國資委出讓的肯定不會是最好的,但也不會是最差的??傮w上,民企可以參與的分為兩大類。

第一類,民企最感興趣的,應該是那些此前受限無法進入的行業。但這一部分,即便是改了,國資還是依然占著大頭,其他人參與進來只能做一個被動的投資者,想從公司治理、戰略意圖等方面去影響企業是很難的。

第二類,針對那些不受限制的行業,國企運營效率不算低。民企加入進來,可以通過民企的管理理念進行整合,進一步提高運營效率。但這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因為兩者文化存在差異。

這是到目前為止我們混改的一個大背景。但格力完全不一樣了,它所處的行業是一個相對完全競爭的行業,格力又是龍頭企業,它的盈利、管理、效率都是相當好的。這樣優質的標的拿出來,它的意義是很不一樣的,這在以往的混改中是沒有出現過的。

問:格力有可能會引入什么樣的投資者?

羅煒:從公司層面來講,如果從所謂的戰略投資者角度來講,它其實有兩類:一類是主動型,一類是防御型的。其中,主動型也分為橫向并購參與,另一種是從行業上下游縱向布局。對于格力,在我看來它更需要的是防御型。

防御型指的是什么?我看好這個行業,我的競爭對手投了這個行業某一重要企業,為了保證在競爭中不落后,那我就得選這個行業里另外一個重要玩家來合作。

我們以萬科為例,在萬科與寶能撕扯之前,華潤已經做過一些舉動。因為當時華潤投萬科也是從戰略投資的角度來看,它是非常主動的,希望把萬科地產跟華潤原來的地產整合起來,但是沒做成。這種戰略協同沒有實現的話,在某一個時點它肯定希望從治理層面做一些推動。所以,當寶能進來的時候,華潤的一些舉動就可以理解了。

對于格力來講,它是不是需要像“華潤”這種主動性的戰略投資者?在我看來是不需要的。如果格力想從戰略層面突破現有行業的限制,它需要什么樣的“防御型”投資者?對于選擇領域現在很難猜測,包括之前董明珠自己個人也好,去做車、做電池等都是曾經的一種嘗試。

最理想的狀態應該是什么?我認為,應該是董明珠這樣的管理層聯合一些外部投資者并且是一致行動人,把這個盤接下來。如果做不到,很有可能經歷萬科當年經歷的一些事情。

當然除了“防御型”投資者外,如果進來的是被動型財務投資者,也不是問題。他們唯一追求的就是公司能帶來很高的回報,他們一般不會輕易去干涉治理層面的事情。在美國的大公司里,股權其實非常分散,那些機構投資者大部分都是所謂的財務投資者。

問:股權出讓后,珠海國資委會真正放權嗎?

羅煒:盡管格力集團愿意出15%的股權,但是珠海國資委還是留有余地,它的治理結構里面,黨委紀委的作用仍然在格力集團。這里埋下的隱憂在于,盡管我不是控股股東、第一大股東,但我通過其他非股權的方式,在公司治理層面,對企業實施著影響。

如果這一次接盤的不是國有資本,可能格力電器整個所有制結構也會發生改變。股東的變化對企業來講也有波動性風險。當然如果能平穩過渡當然是皆大歡喜的結果??傮w來講,選擇那些“防御型”的戰略投資者,或是財務投資者,更能保證管理層的穩定。

問:不找“主動型”投資者就能避免 “野蠻人敲門”嗎?

羅煒:萬科和格力的確有相似之處,都是管理層的話語權比較大。但是對“野蠻人”這個說法,我覺得也可以換個角度來看。當企業越來越大時,管理層的話語權越來越大,又應該通過什么樣的機制來約束呢?比如像寶能這種外部投資者做法上雖然非常激進,但是如果看美國或歐洲的經驗,正是因為有這些外部投資者的“虎視眈眈”,反而起到了正向作用,他們時時盯著你,讓你在做戰略考量時更小心。

如果你管理層做得不好,公司股權是分散的,那么外部投資者可以通過股權收購慢慢加入進來,讓你有所敬畏,這其實是一種外部的市場約束。如果完全稱這些力量為“野蠻人”,或者激進處理也是欠妥當的,包括此前萬科和格力都處理過“野蠻人”,這其實對市場力量也存在傷害。

問:對于董明珠等管理層來說,現在是爭取股權的好時機嗎?

羅煒:首先,從資金層面來講不是問題,更重要的問題在于珠海市國資委的態度,即它是否認可這種模式。因為對于管理層收購,從過往經驗看常常是有很多爭議的?,F在話語權更多還是掌握在珠海市國資委手中的。

如果從改革的角度,我建議管理層收購,但是不僅僅代表高管這幾個人,肯定是要員工持股加上管理層一起來做這件事。這也是混合所有制改革真正可以走出的一條新路。它不再是傳統意義上的經典管理層收購,它應該是全員持股的收購,這才是真正值得探索的。

羅煒,現為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會計系副教授,副系主任,高層管理教育中心(EMBA & ExEd)執行主任。2005年獲得美國匹茲堡大學(University of Pittsburgh)會計學博士學位。研究專長為公司治理、風險投資、盈余管理、會計信息與公司激勵計劃。已在《經濟研究》、《管理世界》、《中國會計評論》、《會計研究》、

(本文轉載自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 ,如有侵權請電話聯系13331155713)

*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MBAChina立場。采編部郵箱:news@mbachina.com,歡迎交流與合作。

  • +1

  • +1

    收藏

備考交流

2021年管理類聯考備考: 1044580930

2021年MBA備考提前面試群: 601686826

2021年EMBA備考咨詢群: 1025664027

2021年MEM備考群: 1040853341

2021MPAcc備考群: 1049105911

2020復試調劑群: 855978402

2021MPA備考交流群: 1056841895

2021MTA備考交流群: 749865443

    推薦項目
五分快三